纪念馆管理
纪念馆维护人:民族脊梁









人民艺术家——刁光覃
人民艺术家——刁光覃
姓名:刁光覃
别名:刁国栋
生辰:1915年9月2日
民族:汉
忌日:1992年5月12日
籍贯:河北束鹿县王口镇
国家:中国
职业:艺术家






  • 邱岳峰纪念馆——让往事在倾听中苏醒
    邱岳峰
  • 郭沫若纪念馆
    郭沫若
  • 永远的雷雨
    曹禺
  • 大鸾翔宇——周恩来纪念馆
    周恩来
  • 巾帼巨星邓颖超
    邓颖超
  • 老舍纪念网
    舒舍予
链接 刁光覃(1915~1992)
  
  
  中国话剧演员。原名刁国栋。河北束鹿(今辛集市)人,生于1915年9月2日,卒于1992年5月12日。读中学时即热衷于业余戏剧活动。1938年在武汉参加抗敌演剧第九队,演出过大量宣传抗日的戏剧。1949年后先后调中央戏剧学院话剧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在话剧舞台上第一个扮演列宁形象的演员,一生塑造了《明朗的天》中的凌士湘 、《北京人》中的江泰 、《胆剑篇》 中的勾践、《关汉卿》中的关汉卿、《蔡文姬》中的曹操等40多个不同类型的人物形象,表演深沉含蓄、明快洗练,颇受观众喜爱。70年代末,他致力于导演艺术的实践,先后导演了《日出》、《小苍深深》、《小井胡同》、《狗儿爷涅槃》等剧。
  
  
链接 人艺——朱琳
  江苏海州人。幼年在淮阴县读书。
  
    1937年后参加长虹剧社。
  
    1938年后任抗 敌演剧九队演员。
  
    1941年赴桂林,任 新中国剧社演员,主演《秋声赋》、 《大雷雨》、《日出》、《名优之死 》等话剧。抗战胜利后演出《孔雀胆 》、《小人物狂想曲》、《春寒》等 话剧。
  
    1948年任大同影业公司演员, 主演《弱者,你的名字是女人》、《 热血》等影片。1950年任中国青年艺 术剧院演员。
  
    1953年任北京人民艺术 剧院演员,主演《蔡文姬》、《贵妇 还乡》、《洋麻将》等话剧。
  
    1978年 《蔡文姬》被拍成舞台艺术片。
  
    演出影片:
  
    1948:弱者,你的名字是女人 热血 乱世的女性
  
    1949:几番风雨 蝶恋花 望穿秋水 梨园英烈
  
    1978:蔡文姬
  
  
链接 朱琳:我生逢其时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28日05:32
  
  光明网-光明日报
    
  
  
  
  
  
    “我赶上了好时候!”见到北京人艺著名表演艺术家朱琳,请她谈谈中国话剧百年诞辰感想,84岁的她一再感慨,自己赶上了好时候。
  
    “我说的好时候不光是指中国话剧百年,是说我当年演话剧的时候,那时田汉、洪深、焦菊隐等戏剧大家指导过我,我排他们的戏,我受益匪浅,这是我一生中最感荣耀的事。”朱琳高喉大嗓地说,“听不少人说,我们这一代人生不逢时,没赶上好时候,没挣到钱,不像现在那些明星,个个都成了大款,着实为我们惋惜。但我要说的是,我庆幸我赶上了好时候。我生逢其时。”朱琳虽然外表已是一个行动迟缓的老太太,但那清亮高亢的嗓音,却一点也没变,仍是那么底气十足。
  
    回忆起那些辉煌的年月,朱琳神情振奋,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出生于江苏连云港的她,14岁起就在“长虹剧社”主演了话剧《烙痕》、《暴风雨》,后来又参加了周恩来、郭沫若创建的抗日演出队,并参加了《放下你的鞭子》、《木兰从军》、《丽人行》等进步话剧的演出。“我第一次演戏是舒强给我画的油彩妆,导演是水华,他们都是著名的艺术家。”
  
    相貌端庄的朱琳,一直是北京人艺的“大青衣”,多演主角和正面角色,但1960年排契诃夫的名剧《三姊妹》时,导演欧阳山尊却让她出演小市民娜塔莎。“我当时一听就不干了,连前苏联的艺术指导都认为我的形象不适合演小市民,但山尊导演坚持让我演,还要求我演好。我只好去体验生活,在市场、在公共汽车上,留意观察,最后演得很成功。苏联艺术指导很惊奇,说你怎么把俄国的小市民演得那么像?我说,全世界的小市民都是一样的。”说到这里她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
  
    朱琳说,这出戏,让她意识到作为一名演员,应该尝试扮演不同的角色,要开拓自己的戏路。其实,早在1954年她30出头时即在曹禺名剧《雷雨》中出演鲁妈,在这之前,她从未演过老太太。《雷雨》连演70场,创下了当时的演出盛况。
  
    郭沫若的话剧《蔡文姬》是朱琳的代表作。美丽脱俗华贵的艺术形象、吐字归音韵味悠长的独特道白,形成了她独具大家风范的表演风格。剧中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就是由她自己演唱的。“这出戏,焦菊隐导演运用了很多戏曲的表演手段,如甩水袖和旦角的小碎步等,这功夫要现学是很吃力的,幸亏两年前我在演《虎符》时学了一些。”她告诉记者,当年梅阡导演排郭老的名剧《虎符》,就让她跟京剧荀派创始人荀慧生和程派名家赵荣琛学甩水袖、跑圆场。朱琳有一条“气死女高音”的好嗓子,而且自小就喜爱京剧,这次学戏让她喜欢上了京剧程派艺术,“我跟赵荣琛说要学程派,他笑笑说,你不行,你是梅派的嗓子,不能学程派。”正是得益于这些戏曲功夫,她演的如姬和蔡文姬都得到郭老的赞许。这时,她再一次十分感慨地说,作为一个演员,要多学些东西,得到这些大师级人物的指点和帮助,自己真的很幸运。
  
    新时期,朱琳演出了《贵妇还乡》、《洋麻将》等戏,并执导了《忠烈碑》、《回家的路》等剧作。谈到目前的戏剧状况,她认为,如今虽不是话剧的黄金时期,但话剧还是有观众的,尤其是北京人艺的演出,在观众中很有市场,现在的演员应珍惜这一机会。演影视可以,但不能脱离舞台。朱琳透露,上世纪40年代,她在上海参加了《弱者》、《几番风雨》、《蝶恋花》等多部电影的拍摄。“拍电影不如演戏,表演老被打断,不过瘾,所以我最终还是回到舞台上来。”
  
    “能赶上话剧百年是一生中的幸事,因为不可能再赶上下一个百年。”作为一名话剧老兵,朱琳显得很激动:“我庆幸我选择了话剧,我希望年轻演员们努力敬业,为我国话剧事业做出更大贡献。”
  
  
链接 朱琳的多彩人生(组图)
  
  
  http://news.tom.com 
  
  2006年10月29日 23时28分
  
  来源:北京晚报
  
  
  
  
  
  
  
  点击观看更多图片
  
  
  
  
  点击观看更多图片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在话剧《雷雨》中的精湛表演和连满七十场的盛况演出,她成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无可替代的挑大梁演员。而舞台上美丽脱俗华贵的艺术形象、吐字归音韵味悠长的独特道白,则形成了她独具大家风范的表演风格。她就是当年被誉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一代青衣”的著名话剧演员朱琳。从十四岁主演话剧至今七十年,朱琳把全部身心都倾注到了她所热爱的话剧表演事业。
  
    她也是个出色的“戏剧女高音”,虽然已经八十三岁,却依然嗓音明朗,充满活力。她还是个“超级球迷”,聊起足球来既专业又头头是道。
  
    她的生命谱写了一部绚丽的艺术画卷,也向我们展现了她不同寻常的多彩人生。
  
    话剧舞台七十年
  
    朱琳十四岁就在“长虹剧社”主演了话剧《烙痕》、《暴风雨》。后来又参加了周恩来、郭沫若创建的抗日演出队,并参加了《放下你的鞭子》、《木兰从军》、《丽人行》等进步话剧的演出。四十年代,朱琳还和舒绣文等在上海参加了多部电影的拍摄。五十年代又重返她热爱的话剧舞台。在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朱琳和著名演员金山、张瑞芳等出演了孙维世导演的话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她还和同为话剧表演艺术家的丈夫刁光覃出演了果戈理的名著《钦差大臣》。两部大戏的演出都获得了成功。朱琳也认真领会了斯坦尼斯拉夫体系理论。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艺术舞台上,朱琳的表演更是达到了艺术高峰。《雷雨》获得巨大成功后,朱琳又发挥了她深厚的京剧表演功底,塑造出了郭沫若历史名剧《虎符》中那个美丽悲壮的如姬。还有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蔡文姬,雍容果敢、惟我独尊的武则天等,她都以吐字归音、韵味悠长的独特道白和脱俗华贵的美丽形象深深吸引和陶醉了观众。朱琳也成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当之无愧的一代大青衣。
  
    八十年代,六十多岁的朱琳又向新的艺术高峰攀登。在《贵妇还乡》、《推销员之死》、《洋麻将》三部不同风格、不同流派的世界名剧中,她分别扮演了三个性格迥异的外国老太太。对于朱琳这一艺术上新的探索,观众的反应是如醉如痴,赞不绝口。专家的评价是:糅进了各种表演体系和流派……达到艺术美的境界。
  
    2002年,八十岁高龄的朱琳,还参加了《岁月如歌》经典话剧片断的演出。她心系话剧舞台七十年,把火热澎湃的表演激情,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她无比热爱的话剧表演事业。
  
    气死歌剧演员的好嗓子
  
    朱琳是个出色的“戏剧女高音”。早在抗日演出队时,她就对“土”、“洋”唱法作了系统的研究和学习。曾有人评论她生了一副“气死歌剧演员的好嗓子”。朱琳说,她的嗓子是“哭”和“听”出来的。
  
    生于苏北海州的朱琳,因为家里贫困,做校工的妈妈只能把襁褓中的小朱琳用绳子绑在床上再去上班,任凭她号啕大哭。一直哭到八个月,不但没有哭哑嗓子,反而倒越哭嗓子越亮,底气也越来越足。所以朱琳的妈妈在世时总是对别人说:朱琳的好嗓子是“哭”出来的。
  
    至于说“听”出来的嗓子,也是朱琳小时候一段难忘的经历。朱琳从小就非常喜欢唱歌,她最爱听学校音乐教室里传出的歌声。因为上不起学,五岁的小朱琳只能站在教室外面“听”。只听几遍,朱琳动听的歌声就传进了教室。老师终于发现了这个“听”歌孩子的秘密。从此小朱琳“获准”和同学们一块上音乐课。并在六岁时代表学校参加会演,她边歌边舞表演了“苏武牧羊”。第一次登台演出朱琳就获了奖,没正式上学她就成了小歌星。从此,“哭”和“听”来的好嗓子就一直伴随着朱琳的艺术生涯,她从童年一直唱到老年。在《蔡文姬》中,朱琳是自己演唱。那如歌如泣令人荡气回肠的胡笳十八拍,感动得观众热泪涌动。她在舞台上一直唱到七十岁,八十岁时,仍可以唱到两个高八度。
  
    梨园之外
  
    朱琳一直以丰厚的京剧功底在话剧界著称。她说,小时候因为酷爱京剧,还真差一点就迈进了梨园大门。
  
    迷上京剧,差不多是朱琳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而直接把她领上京剧道路的,是当年的房东郑大哥。三十多岁的郑大哥闲居无事,不但拉得一手好胡琴,还会自唱京剧。引得小朱琳每天放学后都要跑去听戏,然后就是一字一句地认真学。后来郑大哥干脆带她到戏园子听戏。戏园的班主觉得小朱琳是个学戏的好苗子,就让她和戏班的小徒弟们一起练功。于是小朱琳每天天不亮就来到戏班练功、学戏,然后再去上学。由于刻苦认真,十二岁时,朱琳就已唱下了全本的“苏三起解”。面对小朱琳动人的唱腔和俊美的扮相,班主决定收下这个他料定日后必能走红的小姑娘。小朱琳高兴极了,无奈妈妈坚决反对,她不愿意女儿从事这个职业。戏班走了,带走了小朱琳的欢乐,却没有带走她当演员的强烈愿望。
  
    虽没有当上京剧演员,对京剧的热爱和坚实的京剧功底却一直伴随着朱琳,她还学习演唱评弹和曲艺。当年她和曹禺、于是之共同学习有名的“丽调”上海评弹,至今仍让“人艺”的老演员们难忘。朱琳还不惜花很多钱买唱片学习评弹。演唱技巧自然不在话下。朱琳不无自豪地回忆说:“当年在北京饭店,我亲自为周总理演唱了评弹。”
  
    朱琳深厚的演唱功底和她在戏曲方面的高深造诣,得益于她天生的条件和几十年来不断的探索和艰辛的付出,也得到了专家的高度评价。她演唱的胡笳十八拍,让王昆、周巍峙夫妇当场录音,当时的中国京剧院院长马少波说:你要是唱京剧,比演话剧还要好。
  
    中国荧屏上的
  
    第一个慈禧
  
    八十年代,在电视连续剧《末代皇帝》中,已经六十多岁的朱琳扮演了老年慈禧。这是朱琳第一次在电视剧中扮演慈禧,也是中国电视荧屏上的第一个慈禧形象。提起这“第一个慈禧”,朱琳还笑着讲出了一段小“插曲”。在抗日演出队时,一次在火车上,一个算命先生为朱琳看相说:你的面相是大富大贵,将来谁也比不上,是能当皇后的命。她不迷信,也没有当什么皇后,但是四十多年后,她却在中国电视的荧屏上第一个扮演了慈禧太后。也算过了一把“皇后”的“瘾”吧。朱琳回想起来,觉得挺有意思。
  
    朱琳在剧中塑造的晚年慈禧形象,戏份不多,只有八分钟,却很成功,她获得了当年飞天奖最佳女配角奖。专家评论说:“朱琳凭借深厚的功力,在一瞬间的镜头中表现了很丰富的内容。”“……用了八分钟,创造出了精彩的形象。”朱琳为慈禧设计的临死前一声叹息的表演,更是令观众难忘。
  
    穿越硝烟的爱情
  
    朱琳和刁光覃,是一对情深意笃的夫妻。几十年来,他们不仅经历了战争的栉风沐雨,也共享了同台演出的喜悦和真诚爱情的幸福。而当年朱琳对真诚爱情的大胆追求,更是在抗日演出队传为佳话。
  
    朱琳和刁光覃在1938年相识于武汉的昙花林。他们在抗日前线同台演出了《烟苇港》和《人命贩子》两部话剧。共同切磋和密切合作,使两部戏的演出都获得了成功,一对年轻人的心中也播下了纯真的爱情。朱琳年轻、才貌出众,爱慕者如云。而刁光覃内向,默默苦干,似乎缺少浪漫气质。演出队中很多人没有看好他们的爱情。但正是刁光覃的质朴和勤恳深深吸引了朱琳。为了追求真诚的爱情,朱琳大胆冲破了世俗的观念,勇敢地先向刁光覃表露了心迹。朱琳的勇敢追求,让她获得了真诚的爱情和美满的婚姻。几十年来,她和刁光覃共同穿越抗日烽火的前线和解放战争的硝烟,共同钻研业务,多次同台演出。他们不仅真诚相爱,还有一个儿孙满堂的幸福大家庭。
  
    “台词权威”夫妇
  
    早在五十年代初期,朱琳和刁光覃就是当年北京“人艺”的“台词权威”。朱琳回忆说,从1954年开始,她和刁光覃就一直负责剧院的台词训练。后来,原中央戏剧学院院长欧阳予倩专门聘请了朱琳、刁光覃和苏民为中央戏剧学院讲“台词课”。从1956年开始一直到1962年,整整讲了6年。即便是在文艺界被“砸烂”的年代,这一对“台词权威”夫妇也仍然没有被“埋没”。1972年,他们被“特殊”地从干校借调到了北京京剧院,为样板戏《杜鹃山》辅导台词。他们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心血。虽然《杜鹃山》的“功劳簿”上没有他们的名字,但是“台词权威”的实力和贡献却是不容置疑的。
  
    “超级球迷”
  
    朱琳自称是个“球迷”。她对足球独到的见解和痴迷,可谓“超级球迷”。她说:“足球是一项很美的运动,就像一盘活动的围棋,又是运动员高度体力和技巧的结合。做一名足球运动员很了不得,要拼命,站位也很重要……”从“后卫”到“前锋”,还有“越位”、“角球”,朱琳说得既专业又头头是道。
  
    “我的老伴、儿子都是球迷。十年前我就在电视台做嘉宾聊足球,我能背得出有名的足球运动员的名字……”朱琳越说越高兴。
  
    八十年代在新加坡演出,朱琳高烧40摄氏度,仍然躺在床上观看她痴迷的世界杯足球赛。并津津乐道地回忆说:“我到现在还记得马拉多纳用手进球的漂亮姿势。”至于前些日子的世界杯赛,八十三岁的朱琳更是天天熬夜,场场必“到”。绝非一般球迷所能比及。
  
    “我现在又非常喜欢丁俊晖,真了不起,十九岁就名列世界第五……”“超级球迷”朱琳又“与时俱进”地迷上了台球。
  
    快乐的多彩人生
  
    朱琳不仅塑造了五十多个舞台形象,还创作了八个剧本,执导了几出大戏和几十万字的戏剧表演论文。到了晚年,她仍是那样积极乐观。她说:“我很少想自己的年龄。36岁时,医生就‘判’我不能再从事话剧表演。但是八十岁时我还登台演出。我每天都要出去走一千步,我的床头堆满了书,我最喜欢看《北京晚报》五色土副刊……”
  
    在十年前去世的刁光覃遗像前,朱琳说:“我在他的面前摆了香炉和一个小和尚。逢年过节我都要给他烧香,小和尚每天都可以给他念经……”语句不多,却道出了她对逝去丈夫的深情怀念和面对人生的从容豁达。
  
    朱琳说:“文学家用笔创造了不同的人物,我是用肢体创造人物,用我的身心表现了各个时代的不同人物,我的职业最有意思。”
  
    朱琳用她的生命谱写了一部绚丽的艺术画卷,也铸就了她快乐的多彩人生。 苏伟摄影
  
  
    下图:朱琳和刁光覃夫妇
  
   
  
  
链接 忆曹禺
  人艺演员 朱琳
  ??总理说:朱琳,有一句台词说的不对。怎么不对呢?你是凭 、凭 、你是凭什么打我的儿子? 我当时就把这句台词,“你凭什么打我的儿子”说的非常白。(总理)他说:这是一句很好的台词。后来我就琢磨了,你是凭,停住了,然后一口气咽下去,心里头绞得慌,就带着很重的哭声,低音,再说,你是凭、你、你、凭什么打我的儿子?
  
链接 北昆与话剧《蔡文姬》
  五幕话剧《蔡文姬》1959年首演,是国庆十周年献礼剧目,由人艺创始人之一的焦菊隐任导演,原排男女主演分别是刁光覃和朱琳。
  
  
  
    话剧《蔡文姬》是郭沫若历史剧代表作之一,郭老曾说,“蔡文姬就是我”。
  
  
链接 1986《狗儿爷涅磐》导演: 刁光覃
  编剧:刘锦云
  
  导演:刁光覃林兆华
  
  首演时间:1986年
  
1/39页 1 2 338 39 向后>>


wap版 PC版

导航 链接 友情 二维码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民族脊梁
Powered by Netor网同纪念,2000-2020